百人牛牛

丑皇后 第四十七章 后记
百人牛牛
百人牛牛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妇科男医 我的往事 流氓老师 桃花盛开 残花败柳 乡野情狂 惹火乡村 走村媳妇 引牛入室 一品乱谭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留守村庄 加料牛奶 过年打牌 全本小说 疑似出轨 家教情事 群爱人生 梅开二柱 山中小屋 故乡的情 幽默笑话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百人牛牛 > 历史小说 > 丑皇后  作者:依秀那答儿 书号:25663 更新时间:2019-5-9 
( ← ) 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后记   下一章 ( 没有了 )
  半年后。

  这,烟落徐徐醒来,望着面前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象,不由得怔愣良久。

  这里是一间开窗面山的屋子,屋里除了她睡的这张竹制的板以外,没有一件家具。其余全是大的缸,小的瓮,还有好多竹篓子,一直堆到门口,还有番薯、玉米、花生,墙上挂着几张兽皮和一张看起来有些老旧的弓,还有竹编斗笠之类的东西。

  自从她掉落怒云江之后,幸运地被一对老夫妇所救。当时,这对老夫妇似是正巧出门打鱼,以备下过冬的食物。救下她之后,他们便将她带入深山之中自己的家中,悉心照料。

  她腹中胎儿脉象极是不稳,落红不止,只得卧休息。日子便这么一天一天的挨过去,横亘四季朝夕。

  枫叶红了,大雁南飞,细雪纷飞,万物凋零,再到桃花盛开,燕子飞来筑巢。只是,每每醒来,烟落总有几分不真实的感觉,恍若仍在梦中一般。

  望着窗外,落山间如红河倾倒,漫天殷红无边无际,仿佛要将人没一般。心一点一点寂寥下来,寂寥到了极致。

  她与风离御,不知为何总是聚少离多。

  月儿,圆了一次又一次。每一,每一刻,她都心心牵念着,能与他重逢。

  微微动一动身子,她惊喜的现,自己的双腿竟是能灵活动了,不再僵硬,不由喜上心来。落江之后,水湍急,暗礁丛生,万幸的是,她只是左腿撞伤。江水刺骨寒冷,而她腹中的孩子亦是奇迹般的保住了。自然,这也离不开这对老夫妇的神医妙手。靠着自深山雪峰之上中寻来的罕见的益母草,再加上从前莫寻为她调理的身子底子,眼下她的肚子已是越来越大,且胎动频繁,小家伙看起来很是健康。

  她又努力地挪动了一下,缓慢移至边,为了保住腹中胎儿,她一直躺在上静养,不敢妄动分毫,若是再保不住他们的孩子,她真真是无颜再见他了。长久不着地,双腿在落地的那一刹那,异常酸麻。她咬牙忍住,一步一步地艰难挪至门口。

  自从落江受伤后,她还从未走出过这间屋子,不知外边的世界究竟是何样。

  她好奇地开门帘,朝屋外望去。外面看起来像一个山谷,两面的山峰并不高,却郁郁葱葱,山脚处一条小溪自门前过。溪两岸,是野花,红、黄、蓝、白、紫,五彩缤纷,像织锦般绵延,夕阳洒落,小溪上水波粼粼,俨然是人间仙境。

  原来,不知不觉中,意已浓。

  伸手抚上自己的小腹,如今,他们的孩子已经快九个月了,再不会有危险。

  那名救她的老妇,此刻正坐在溪边编着竹蓝,看到她正件在门口,忙放下手中的活,疾步跑了过来。双手比划着,做了一个碗状的姿势,又用两指比了比吃饭的样子。目光巡巡落在烟落能下地走路的双腿之上,面,喉中兴奋的“呀呀”着,举起大拇指,在烟落面前,晃了又晃。

  烟落会意一笑,摆摆手,又指一指自己小腹,示意自己并不饿。心中有一股暖缓缓蔓延,润遍全身。是的,就是这样一对老夫妇,耳不能听,口不能言,救了她的性命,并且复一悉心照料着她。

  想当初,一开始醒来的时候,她几乎要急疯了,手不能写,也不会比划手势,说的话他们又听不见,亦不知自己身处何处。她完全与外界隔绝了,如何能不着急?

  渐渐地,她才慢慢静下心来,养着伤,保着胎。亦是渐渐地,她才学会了如何与这对聋哑夫妇去沟通。

  眼光低低垂落,落在老妇人一双长老茧的手上。一件洗的干净的褪了的蓝布褂子,一张经风霜布皱纹的脸,再纯朴不过的山中村妇。眸中那一分清澈的真切之情,几让她落下泪来。

  他们的恩情,她定当涌泉相报。

  人生缘分,分离聚散,终有一别。三后,烟落推却了他们的深情挽留,在他们不舍的眸光之中挥泪而别。

  她必须离开,也是时候离开了,将近半年的分别,风离御一定是急疯了。

  而她,亦是深深想念着他,一百多个绵思的夜夜,只得在梦中依依相见。一不见,如隔三秋。对她来说,这半年却像是几个世纪那般漫长。

  脚下的山路,深远而又漫长,按照那对老夫妇在沙石之上比画出的地图,她需要翻过眼前的这座山头,才能抵达云州城中亦或是官道之上。原来,那,水湍急,她竟是被冲离了那样远。

  山间四月,青光锦绣,芳菲无垠,青山含翠,莺飞舞。

  独自走在了干净清的小径之上,随手折过几枝新开的紫薇,捧在怀中缓缓走着,衣阙间都沾染了花的气味。心情愉悦而又轻松。

  渐渐地,她的心,又是沉沉突突跳着,热辣辣的。等了这样久,盼了这样久,她终于要回去了。如何能不兴奋?

  因为怀着身孕,她不敢走得太快,是以走走停停,一路极是谨慎小心。

  眼看着渐渐天的另一端逐渐泛红,山之中偶有几缕炊烟袅袅升起。她舒心一笑,按照那两名老夫妇的指示,山间有一座天清寺,她需在天黑之前赶到,稍作休憩,待到明再继续赶路。

  抵达天清寺时,已是乌金坠地。寺中小僧见她怀有身孕,十分客气,忙替她整理了一间干净的厢房,又是备上清淡饭菜,热情招待。苍郁大松掩映着古刹,钟声悠悠,沉香袅袅,令人一夜好眠。

  次,烟落却在一阵人声鼎沸的嘈杂声中幽幽醒转,起身时方才现屋外竟已是人山人海。

  再一问,才知今竟是天清寺的上香。天清寺是除却留华寺外颇有些名气的大寺庙,远近往来的香客是络绎不绝,极是热闹。

  春日的早晨,缥缈的雾霭为这半山之上的庙宇增添了几分神奇的色彩。盘盘虬虬的松柏,泽深沉的樟木,显得古庙更加幽静,深邃。

  她缓缓朝寺外走着,擦肩而过的,是一张张虔诚殷切的脸,是期待。

  一名小僧笑了上来,双手合十道:“这位施主身怀六甲,可要为腹中孩子求上一签?”

  烟落面上微笑着,方想拒绝,却猛然想起了自己曾经在留华寺与映月一道求过一签。心内感慨万千,映月的签文已是一语成谶,那她自己的呢?她本是不信命,可自映月的事后,她不得不信命。

  口中客气的朝小僧回礼,她亦是双手合十道:“小师傅,我曾经在留华寺中求过一支姻缘签,只可惜是断签,没有下文。不知这再次求签,可准?”

  小僧笑道:“那夫人今儿个真是来对了,留华寺中的慧远住持云游四海,南下讲经,如今正在鄙寺之中讲经。夫人大可以去问上一问。”

  慧远住持?烟落略略思索了下,好似当自已撞签后去解签之时,那名解签的长者曾经如是说过“施主,你看。这支签已是断裂,后来又重新补上的。只是补签之人,可能忘了将签上内容填补齐全。老衲阅历尚浅,确实不曾见过。鄙寺慧远主持见多识广,或许他见过此签,也未曾可知。只可惜,慧远主持已南下游历讲经,行踪飘忽不定,归期尚且不知。”

  说的便是指慧远住持,既然今如此巧,撞上了慧远住持在天清寺中讲经,她便去问上一问。

  随着小僧的指引,她转过一处高大雅伟的九龙壁,走过几处略有些斑驳的古墙壁,来到了天王殿后的一处禅房中,门口松柏成荫,看起来极是静谧。

  推门而入,只见一名老者身穿佛衣,盘腿而坐。古铜色的脸孔之上,是深刻的皱纹,许是常年游历讲经所致。一双亮光闪闪的眼睛,下巴之上飘拂着一把苍白的络腮大胡须。

  瞧见烟落入来,他温和问道:“施主,有何所求?”声音如洪钟一般响亮。

  烟落走近一步,双手合十,诚心的拜了拜,因着身形臃肿,不便多礼,她便直接问道:“慧远住持,信女曾在留华寺中无意撞得一签,无奈只有半支签文,不得其解。今慧远住持在此,特来相问。”

  慧远住持和颜悦道:“哦,原是这样,施主请讲。”

  烟落道:“断签上阙为‘隔牗风惊竹,开门雪山。’”

  慧远住持凝神仔细想一想,伸手抚一抚自个儿花白的胡须,颔道:“恩,老衲的确见过此签。不知施主当时所求的是什么?”

  烟落眸光定定,心中念及风离御,似有万千柔情的光一转,边已是含笑,道:“当时,求的是姻缘。”

  慧远住持微微一笑,道:“施主,此签全文为,‘隔牗风惊竹,开门雪山。阖目听风暖,始知已来。’若是求姻缘,可以是上签,也可以是下签,但看施主的智慧与心境了。此签从未有人中,看来与施主十分有缘啊。”

  烟落听得仍是懵懵懂懂,初升的阳光透过菱格状的香樟木窗棱,耀上了她的眉眼间,她浓密又蜷曲的睫微微颤动着,面疑惑地问道:“但请慧远住持详解。”

  慧远住持意味深长地看了烟落一眼,徐徐才道:“窗外吹动的风惊动了室内的竹子,打开门,外面已山遍野皆是雪。闭上你的眼睛,用心去倾听风温暖的声音,你会现其实春天已经来临。意在指施主凡事不要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要用心去聆听,大雪覆盖只是蒙蔽的假象,其实属于你的春天早就来临。而这一分意,能否把握得住,便在于施主您的智慧与心境了,如果您始终看不清真相,这姻缘便是下签。若是施主心若明镜,那这姻缘便是上签。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言罢,慧远住持阖上双目,双手合十,低拨动着手中的佛珠,口中念念有词。

  烟落福身致谢,缓缓退出禅房。

  然,心中却是起伏,难以平复。

  原来,她的命运,也早就寓意在此签文之中了。“阖目听风暖,始知已来。”不要相信眼睛所见到的,要用心去聆听。若不是她总不相信风离御的真心,害怕他介怀上一代的恩怨,又何至于落入慕容成杰的圈套之中?又何至于现在的分离?

  她与他,几经波折,几次失之臂。

  原来,她与他的命运,始终是掌握在她自己手中的,按着慧远住持所说的那般,可以是上签,也可以是下签。

  她应该庆幸的,因为她的命运犹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她应该庆幸的,因为她现在知晓还不算太晚。

  她应该庆幸的,因为风离御始终对她执着如一。

  徐徐走下山,回,是汹涌的信男信女们,攒动的人头,黑的一片,一直延伸至半山。他们的脸上皆是对未来的憧憬与希望。正如她此刻一般。

  伸手抚上自己蒙了些许朝微凉的面颊,春日的阳光暖洋洋地晒在了身上,仿佛有一股水蜿蜒滋润上心田,整颗心就这样柔软了下去,滋生出了最柔而鲜的三花瓣。

  陌上花开,姹紫嫣红。

  你是否还在那山花烂漫之处,等着我?

  淡淡的相思,淡淡的期待,淡淡的寂寞,杂在了心间,最终化为了急切。

  她迫不及待地向山下赶去,想不到天清寺的山脚之下,竟是绵长的官道,官道两旁是高大的柳树,一路延伸至看不见的尽头。

  她寻思着,若是去云州州府差人通传,很难证实自己皇后的身份,难免生出事端。且经历慕容成杰圈套一事,她亦不敢再轻易相信外人,万一还有叛逆余,或者反皇朝组织,再落入圈套便不好了。所以,只有寻到官道,一路载车前往晋都,晋都府尹是柳云若的父亲柳正言,自小相识,必定不会有差错,可确保万无一失。

  想着想着,只见一辆载着布匹的马车徐徐经过。她一臂拦下,才知这辆马车是去越州的,赶车的大婶见她身怀六甲,二话不说,便愿意载她一程,先到了越州附近的岔道口再作打算。

  光渐盛,半暖半凉的风慵懒无力地吹拂着,炫目的阳光隔着树影斑驳洒下,渐渐晒得烟落有些虚口渴。她忍不住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手扇着自己,有细蒙蒙地染着金色的尘灰随着她的扇动细细飞扬。

  赶车的大婶回过头来,出一丝至真淳扑的笑容,关切问道:“闺女,你是不是口渴了?前面有个凉茶铺子,到了那我们停下马车,歇一会。”

  烟落颔笑道:“谢谢你,大婶。”

  赶车的大婶望一眼烟落凸显的肚子,面道:“你就叫我庆嫂罢。闺女,你快要生了罢?你的夫君呢?”

  烟落低看着自己高高隆起的小腹,心中暖意融融,伸手轻轻抚摸着那凸起,柔声道:“还有一个月才生呢,小家伙其实乖的,总是在肚子中翻滚着,可有意思了。”

  庆嫂笑道:“那九成是个闺女。我呀,生了五个,经验丰富着呢,但几到了这个时候,不折腾娘亲,只是翻滚着的,多半是个闺女。”

  青光锦绣如织如画,仿佛凝了一天一地的明媚云霞。

  烟落美丽的脸上洋溢起了幸福的微笑,烂漫有如身周无边的。女儿么?那真好,无忧有先天心悸之症,需要莫寻的照拂,不能常常伴在她的身边,所以上天又赐给了她一个女儿,慰藉她的思念之苦。抬眸远远望去,不远处,是青翠稻田与灿烂如金的油菜花,如一道天然的锦画,绵延不绝,无限延伸着。

  看来今年,定是个丰收之年。风晋皇朝,定会越来越繁盛。

  庆嫂一边赶着马车,一边转问道:“闺女,路上有些颠簸,你可受得了?”

  烟落轻轻颔。她回家心切,一刻都等不了了。

  (全文完) Www.6Mxs.COm
( ← ) 上一章   丑皇后   下一章 ( 没有了 )
剑南惊变永贞江山万里情萌娘三国演义飞行时代魔门世家艳史记三国厚黑传灵鼎记将军媚极品王妃特训
免费小说《丑皇后》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完本历史小说。完结小说丑皇后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作者依秀那答儿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jf16899.com)立场无关。更多好看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百人牛牛的“完结历史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